个人文章及戏剧评论
微信公众号:尔语


【在戏剧中永远孤独——罗伯特.威尔逊】

       如果一位从事当代戏剧的专业人员,却不曾听说过罗伯特.威尔逊(Robert Wilson),那就有点像学美术的人不知道达利,虽然也并不会影响他继续创作,不过当代戏剧对他而言肯定少了一个通往奇幻世界的兔子洞。 

       威尔逊2014年底在戏剧奥林匹克展演中表演了独角戏《克拉普的最后光碟》,并没有获得国内业界或者普通观众太多的关注,不像陆帕的演出。中国的戏剧土壤面对这样“拒绝阐释”的...

从《生死场》到《青蛇》(下)

- 接上篇-


       从《生死场》的成功有了巨大反响后,田沁鑫又排了《赵氏孤儿》、《狂飙》。这两部作品延续了田导的舞台美学,演员依然很专业,完成度也不错。前者和《生死场》大开大合的气场更接近一些。后者导演开始探索多样化的舞台样式,只可惜剧本并不能征服我,和表演结合在一起显得做作而学徒气。从这部剧起,田导有了在演出里填塞笑料的不好倾向,这个倾向很大程度上破坏了她之后作品里的纯真性。

       等到了《明朝那些事》,原著小说、舞...

从《生死场》到《青蛇》(上)

       这篇文章其实我很早就有动笔的念头,确切地说是在2014年乌镇戏剧节的开幕式看了田沁鑫导演的《青蛇》开始。戏我没看完,在一个半小时的节点退场了。等到戏剧节落幕,我想提笔写一点什么,然终究还是没有。


       一来我反复询问自己,到底是我的眼光出现了问题——吃了法国长棍就适应不了国产米面,还是戏真的出了问题?又加上我不断搜索对这部所谓大戏的国内剧评,发现都是啧啧赞叹之声,我就更加惶恐,只好越洋电话询问同道中人,得到三个字:不好说。这相当...


       【回望《樱桃园》的告别】


       这是近期最后一篇写我在法国观看契珂夫戏剧感受的文章,好像是一次小小的告别。学生时代的回忆忽然从角角落落一点点湮进来,《樱桃园》的影像也慢慢晕开来。

       2000年我们98导演班迎来了一位曾经在前苏联留学七年的老师,马政红。她将带领我们和下一届的导演班进行为期数月的“契珂夫工作室”。此时的她已经随夫移居南美教授戏剧,多年未曾...

     【法国路人甲】


       去年尔冬升导演的一部《我是路人甲》虽怀希望,却并无暖意。中国电影的黄金时代里,这些走在镜头里的路人甲们依然忍受着卑微的境遇。其实,我也曾经做过一名路人甲。

       十七岁那年的暑假,正是我结束高考最轻松的时刻,张之亮导演的《自梳女》到我家乡的轮船码头拍摄。演员包括刘嘉玲和杨采妮。这在当时可是一件大事。我和一帮同学和业余表演爱好者都纷纷踊跃跑去充当路人甲。...

     

      【法国艺人生存之道】


       不到法国,可能永远也感觉不到原来这个世界上有这么多搞艺术的人,尤其是演员,而抚育出如此多艺人的温床就是法兰西著名的临时演艺人员福利制度:Statut intermittent du spectacle。“Statut”是身份的意思,“intermittent”是合同工,临时工的意思,“spectacle”就是演出的意思。获得这一身份的演艺和...

1 / 3

© 右耳在别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