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文章及戏剧评论
微信公众号:尔语

伊凡诺夫剧照。导演Luc Bondy
伊凡诺夫剧照。导演Luc Bondy
伊凡诺夫剧照。导演Luc Bondy
伊凡诺夫剧照。导演Luc Bondy
伊凡诺夫剧照。导演Luc Bondy


        [ 巴黎奥德翁剧院2015-2016演出季开幕大戏《伊凡诺夫》]

       

       契科夫在27岁的时候写出了《伊凡诺夫》这部四幕戏剧,讲了一个生无可恋的小城职员的故事。结尾是伊凡诺夫在新婚的那天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这两年来,奥德翁剧院(Theatre Odeon)改弦易主,原来的法国当代戏剧一面大旗,著名的诗人、导演兼演员奥利维埃.皮(Olivier.PY)因为不循规蹈矩的作风和言论被变相撤职。随后他立刻走马上任了阿维尼翁戏剧节的主席。后继者为吕克.庞蒂(Luc Bondy),他的艺术风格虽然保守,但不失水准。在德国多年的艺术生涯让他的戏剧作品严谨精确,因此他也给奥德翁剧院的演出越来越多的经典剧目,比如契科夫。

       去看《伊凡诺夫》之前,我并没有报以太大的希望。但是,两个小时五十分钟的演出我连一个呵欠都没有打,并不在于这部演出特别的吸引我,而是我一直在考虑表演的问题。毋容置疑,在这部《伊凡诺夫》中,庞蒂秉承了严谨的德国导演风格,演员在人物塑造上可圈可点,尤其是几个女性角色我都隐约看到了北京人艺老戏骨的风范。一如我所料,戏后得知里面却有不少老戏骨。

       在法国,这些年看的戏除了法兰西戏剧院(可是我并不欣赏其中大部分的戏,甚至可以说是糟糕。)以外其他的剧院很少看到当代戏剧作品中大家还在老老实实演戏。所谓老老实实演戏就是从声台形表上塑造人物。法国经过这几十年当代戏剧的大清洗,这种传统的表演方式逐渐式微。七八十年代以来,一群本来不是戏剧出身的高级知识分子(哲学,文学,数学,美术等领域)把原来戏剧领域中以言传身教传帮带为主的艺术家挤落在旁,登上了各大国立舞台。随后在戏剧领域中涌现了三大潮流:一是对于经典作品的解构与再解读;二是弱化文本甚至摒弃文本,以即兴表演的方式或者各种艺术门类交错堆叠互动的方式构成表演。此中翘楚,Robert Wilson。虽然他不是法国人,但是和法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第三类是走向对写作本身的探索。不断深化语言的私密性、个体化,在贝克特和尤涅斯库之后把当代戏剧写作推向更加极致的个性创作。代表人Bernard-Marie Koltès,Claude Régy,Pascal Rambert等。

       这三种当代戏剧的潮流莫不是需要演员从以往的专心塑造人物过渡到更多地要在人物中展现自我。法国越来越多的人自编自导自演,因为其他演员都不如他自己更加能体现出“真我”。实际上每一种表演训练方式或者演绎方式的产生都是和戏剧创作密不可分的,是一个“环境的产物”,不能孤立存在。契科夫的剧本促成了斯坦尼体系的建立,因为原有的夸张过度的表演方式已经完全不能体现出他的作品的特质。所以格罗托夫斯基的表演体系再伟大,失去了戏剧创造这一载体,没有办法得到发展光大。表演不是一个能纸上谈兵而得到真传的艺术。

     《伊凡诺夫》这部戏有名有姓的人物有14个,加上其他的群众,演出时整个舞台上一共有20多人。庞蒂的作品中的主要人物形象都是非常鲜明,并且循规蹈矩地符合了契科夫的原作精神。舞台布景,服装设计上做出了当代化的调整,但是保留了传统的元素。尽管我并不能说喜欢剧中所有的演员,可是整部戏看下来还是非常过瘾。伊凡诺夫的苦闷抑郁,彼得罗夫纳的神经质的执拗,沙别尔斯基的浮华空谈,列别杰夫的酗酒惧内,萨维希娜的冷酷吝啬以及巴巴金娜的虚荣做作等。看“戏”看得过瘾!                  

       在法国的舞台上,越来越多的导演去要求演员演自己,这当然是很好的。相比于我们国内的戏剧学院,一群年轻人装模做样地在舞台上演歪国仁,他们看起来要自然真诚地多。但问题来了,忽然有一天我发现有些演员演所有的戏都是一个样子。我去年看的戏和今年看的戏,他们在里面没有任何区别。有一次我看了一个班级的汇报演出,14个人表演的感觉一模一样,甚至连姿势都差不多。难道没有一个学生给自己提过一个疑问,我想塑造一个人物?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又还是回到了演员和戏剧创作的关系。因为当代戏剧没有提供给演员塑造人物的机会,在它们中任何的经典都是可以打破的,台词不再成为必须,故事也可以不要,光看文本男女性别都不知道,那么谁还在乎塑造人物呢?慢慢地就越来越弱化了演员的技能,本来能靠技术吃饭的行业现在成了个人魅力的比拼。这也是法国自由主义,个人主义的一个产物吧。

       这种趋势不仅在演艺圈迅速蔓延,也波及了导演专业。好像只要是个人,读了几本书,有一套哲学思想就可以侃侃而谈当导演。法国的戏剧学校是没有导演专业的,只有斯特拉斯堡戏剧学院这几年才把这个专业开出来,培训也不太系统,反正就是混到演员堆里养着。这几年,法国的戏剧作品一直被德国压着似乎也不是没有道理。当然了,法国艺术家的基数大,在巴黎随便扔一块砖头,三个导演六个演员还有一个是副导演。即便是自由化式的放养依然能量产出优秀人才。

       但这种方式对于年轻演员的培养,是好的吗?我们的表演到底是演员进入人物,还是要在人物里体现自我?这个问题和哈姆雷特的“生存还是毁灭”一样,始终困扰着我。


评论

© 右耳在别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