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文章及戏剧评论
微信公众号:尔语

小时代里演员的自我修养


       

       因为周星驰的《喜剧之王》,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演员的自我修养》成为了众人熟知的书名。原来这本国内演员和戏剧院校教员必读的表演教材,仅仅是在小范围内的戏剧圈内传播,知之者甚少。《喜剧之王》里的一个镜头立即让它拥有了广泛的关注者,尽管绝大部分的人也并不会去翻阅,我甚至怀疑演员中到底有没有三分之一的人读过这本书。扯一句闲话,应该是老版的香港电视剧《上海滩》里,有个被黑社会打伤的进步青年,手里拿的是一本《日出》。以前的香港人,真的有情怀。

     《演员的自我修养》中斯坦尼总结了演员在表演过程中的一些理论方法。虽然是理论,但是并不艰深。涉及到了舞台动作、规定情境、注意力、肌肉松弛、情绪记忆、真实感和信念感、最高任务和贯穿行动线等内容。斯坦尼的这本书,也包括他的其他著作,是整个当代戏剧表演的奠基石。此后他的理论在美国被发扬光大,并生出一个强大的支脉——方法派表演。代表人物达斯汀霍夫曼、马龙白兰度,连玛丽莲梦露都参加了为期几个月的训练。相当于今天的范冰冰推掉代言、停掉电影、拒绝跑男回到艺术学院以学生的身份参加工作坊。

       可是斯坦尼的理论在欧洲却逐渐势弱,尤其在法国。作为现代主义文学、美术、戏剧、电影的大本营,今天的高卢人向来对现实主义没有太大兴趣。他们对于演员培养的主要导向还是以保留演员本身的特质、强化个人化风格为主,属于演员阐释角色。而斯坦尼派别主要强调演员成为角色。在法国,本土导师阿尔托的名字出现在戏剧领域的频率明显要比俄国人斯坦尼高得多。更加上当代戏剧的变化之迅烈、种类之繁杂,《演员的自我修养》已经不能满足当代演员的需求。

      我之所以会想到这个话题,主要是因为前段时间在巴黎维莱特剧院(Theatre Paris Villette)看了一部加拿大戏剧《演出取消》(Le Noshow)。相比于法国演员,法语系加拿大演员整体的特质要热情奔放幽默可爱得多。再加上浓浓的魁北克口音,基本上他们一到台上整个场子就热闹起来,有那么一点北方小品演员的气质。这部Noshow其实并没有故事线,讲了一个剧团里七个演员的那点琐事。

       Noshow的门票(应该说不是门票,而是一个绿色手环)出售方式非常特别,任由观众选择。他们的公告里是这样写的:0欧(一场免费的周日弥撒);11欧(一张打折电影票,没有爆米花);20欧(纹身沙龙的折扣价);35欧(脱口秀名人演出最后一排观众席的票价);50欧(大型音乐厅交响乐演出三等座票价);95欧(法兰西足球场顶级国际赛事票价)。我看的这场大概有二三十人付了35欧,剩下一半的人付20欧,一半人付11欧,有7,8个免费进场的,最后收入2000来欧,因为是个小剧场。这些门票信息是在演出的过程中由演员公布的。

       演出的舞台空空如也,只有一张会议桌面对着观众。七位演员做完自我介绍以后就遗憾地通知观众:部分演出内容需要取消,因为门票的收入不足以支付全体演员的薪水,他们只能保留四位演员。同时,为首的艺术指导宣布了门票的收入总数。接下来七个演员分别到后台每人面对摄像机表演一段一分钟的节目,视频内容投影在舞台后方的天幕上。而观众则需要掏出手机给演员投票决定他们的去留。票数最少的三人淘汰。我询问了和我不在同一天观看此戏的朋友,证明每晚的结果都是一样。可见这部分是非即兴部分。

       之后的表演于是分为了两个空间。剩下的四个演员以单人或者组合的形式表演他们准备好的一个个小节目。而被淘汰的三位演员则在剧院外举行抗议,采访游人,或者打电话给场内的观众(在观众之前发短信时已经收集了所有观众的电话号码)进行连线。他们的表演是以视频的方式和场上演员的表演交叉进行。外场的表演大多是即兴的。

       内场四位演员表演的主题就是:我是演员。他们谈到职业的启蒙、困顿、激情、理想、迷茫。形式或为脱口秀,或为一段戏剧中的台词,还有演绎一则广告,甚至一度还互相言语攻击。期间多次和观众进行互动,比如谈论演员的样貌,哪个职业收入最多等。表演行将结束时,四个演员给观众讲了一段职业生涯中的小故事,让观众给予他们是否应该坚持下去的回答。最后,其中一个演员给幸运观众的亲人打了电话,劝说他一年至少进一次剧场支持艺术家。

       从对戏剧的评论来说,我们可以区分出“戏剧评论”和对“戏剧本身的评论”。前者是宽泛的艺术评论,后者的概念主要是探讨“戏剧是什么”,思考这一艺术门类本体的价值和意义,开路先锋就是皮兰德娄。国内比较熟悉他的《六个寻找作者的剧中人》。实际上他相当多的戏剧作品都是围绕剧团、演出、排练等内容进行的。他是最早思考、创作这一命题的现代剧作家。那么反过来看这部Noshow,着重就不是“演员的表演”,而是“演员职业的表演”。职业在这里成为创作的主题内容和讨论中心。这种对戏剧本身探讨的演出,在欧洲常演常新。

        Noshow的演出对于戏剧圈外的观众会有一些关于演员这个行业的信息传达,在于我却没有太大的惊喜,讨论的都是老生常谈的话题,比如外貌、贫穷、失败等,表现手段比较新颖但也流于表面。不过他们对演员职业的讨论倒激发了我的好奇心。不知道国内的演员怎么看待自己呢?教授表演的教师怎么看待这个职业?

       从前的学校里,老师说舞台、学校、排练场很神圣。演员要专注、投入。可是在今天这个小时代里,学生演员和职业演员面临的“规定情境”是复杂而多变的。职业使命、专业素养、个人际遇、社会需求都会对演员造成困扰。有些老师在教演员的自我修养时万万没有料到中国的社会发生了这样的裂变,还在用培养旧时国家剧团演员的方式灌输陈旧的理念;或是有些“先进”的老师,把市场经济杠杆、社会交际陋习带到课堂上,把教室搅混地污浊不堪。这两者都不可取,对于这个职业应该有更加严肃、宽广的讨论。不然我们永远也不会看到像美国和欧洲那样的情景:几乎所有的超级明星或者一线明星都会不定期地回到舞台演出。

       就目前而言,演员职业的讨论几乎是个被忽视的话题。稍微留意一下演出的信息或者影视报道就会发现国内这种类型的戏剧和电影几乎没有,这么丰富精彩的题材被漏掉了。而在国外就比比皆是,最新奥斯卡获奖电影《鸟人》就是此类翘楚。可能有人会想到《路人甲》,这部电影和演员职业其实关系不大,更多地还是借助群众演员的壳描述小人物、社会底层众人象。把它套在蓝翔技校一样能拍出这类感觉,无非不够吸引眼球。然而,周星驰的电影《喜剧之王》一定是他经过了长时间的对职业的思考而创作的电影。在这里我们看到了一个演员的痛苦和快乐,梦想和现实。他的电影看似简单,却既涉及了相对宏观的文化背景、阶层差异、受众对象、以及较为具体的观演交流、演员素养、片场制度等。这是我心中华语电影探讨演员职业的No1。

       最后想起老师教我们走上舞台表演要问自己三个问题:“做什么?为什么做?怎么做?”这三个问题对演员这个职业的思考一样有效。


【图为Noshow的门票,绿色手环】




评论

© 右耳在别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