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文章及戏剧评论
微信公众号:尔语

大读者小作者

        法国主要网媒RUE89的戏剧专栏作家J.P THIBAUDAT在最近的一篇文章中谈论了我的作品《在F的一天》(Une Journée chez Fukang),使得我受宠若惊。这位极为著名的老牌文化记者和评论家曾在法国《解放报》负责戏剧专栏长达近二十年,也出版了多部戏剧论著。在转战RUE89后,他几乎每两天一篇戏剧评论,日平均访问量3000以上。

       他的专栏不是仅仅停留在演出的评论,戏剧现象潮流、政治政策等均是他讨论的范围。近期对他印象比较深的一次是,他连发了两篇对巴黎近郊著名的Nanterre-Amandier国立剧院院长Martinelli(现已退休)的檄文,认为他利用个人职务之便徇私:在一个只有十几个剧目的演出季居然安排了四个自己担任导演的戏。两个人你来我往打了好几个回合的嘴仗,甚是热闹。让我大呼过瘾,本来就看Martinelli不顺眼。最近他又报道了斯特拉斯堡国立剧院院长Julie Brochen拒绝离开岗位,导致下一任Stanislas Nordey无法上任的事件。这是上个月法国戏剧届的大事,闹得众人皆知,报道连篇累牍。直到文化部长花了大价钱才把Julie这位姨奶奶请走。其实每个国立剧院院长都是请神容易送神难,临走时个个赚得盆满钵满,只是Julie更甚。

       出于对这位评论家的喜爱,我把自己的剧本寄给了他。如我所料,石沉大海,了无音信。一周以后,我却陆陆续续收到他人的祝贺,声称在RUE89的专栏中看到THIBAUDAT对我的评价。我打开RUE89才知道他不仅看完了我的剧本,还在专栏文章《Quand le monde du travail fait bosserles OS du théâtre 》中详细谈到了我的剧本。

        这篇文章从巴黎极有特色的“冶金工人之家”(Maison des Métallos)艺术中心开始说起,列举了三个和工人相关的戏剧作品:《Permafrost》(作者Manuel AntonioPereira),《在F的一天》和《Quand je pense qu‘on va vieillir ensemble》(Des Chiens de Navarre剧团出品)。第一个作品是法籍葡萄牙作者的一部有关工人的戏剧作品,由导演Marie-Pierre Besanger执导,目前在“冶金工人之家”演出。Chiens de Navarre剧团是目前法国炙手可热的集体创作剧团,在微博中我提到过他们的特色和他们的演出给我的震撼。目前他们正在彼得布鲁克的北方剧院进行二轮演出。和这样高水准的剧团能够相提并论,是我的荣幸。

        他谈论到我剧本的文章有三四段,应小鱼的要求在这里翻译首段:

      《在F的一天》中(F是一家制造手机的中国公司),作者朱拙尔让我们学会了“打工”这个词。这也是主人公小军在剧中的行动。如同其他很多中国人一样,他离开了自己的家乡和贫穷,来到了充满劳动机会的大城市。他立刻就有了工作,作为“打工”的开始。剧本是他第一天在F公司的经历。公司提供一切:包吃包住(四人一间)以及,规则。

      ……

       

       我喜欢THIBAUDAT这种陌生读者对作品的描述。他不认识我,也无从认识。看完剧本后他没有给我回只言片语,直接把想法表达在了纸上。单纯的读者和作者的关系,清淡如水。既无人情往来之纠结,也无利益驱使之无奈。当然这个读者很大,这个作者很小。

       谢谢Thibaudat。



排练照: Shanni BAI




评论

© 右耳在别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