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文章及戏剧评论
微信公众号:尔语

卡地亚和路易威登 (Cartier et Louis Vuitton)

我忽然觉得我曾经厌恶的、不齿的、鄙夷的在法国只会疯狂购物的女人男人是那么的可爱。他们是我的衣食父母,他们是当代艺术强有力地的持者。    


 





卡地亚,Cartier,高大上的名字,必然令一众国女精神为之一震,腰包为之一颤。不过卡地亚的当代艺术中心没有珠宝、没有表,只有当代艺术展品。这个坐落在巴黎十四区的全玻璃外墙的八层当代建筑,建立于1984年,周围环绕着盈盈绿树,既有现代感又不失亲切。走在卡地亚,我想想那些老佛爷卡地亚里的人们,哦,哦,我和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

卡地亚中心作为当代艺术展厅设计得很是恰当,两层展厅走起来容量适中,意犹未尽的时候展览也就看完了。不像大皇宫和蓬皮杜,基本上我每次都是竖着进去横着出来。不看到七窍生烟是绝不可能把展览内容全部看完的。卡地亚周围的绿树花园是聊天喝茶的好场所,也可以进行音乐会或者户外装置艺术的陈列。在这里我看到过岳敏君的画展、RaymondDepardon的摄影,还有忘记名字的一些展览。

这次看到的是卡地亚成立30周年的纪念展,除了轮流展出卡地亚的永久当代艺术展品之外,有一个大厅不断播放各类短片和纪录片。我去的时候刚好赶上RaymondDepardon的电影《第8楼》。他让八位艺术家站在卡地亚中心的八楼,面对着镜头不说话,保持沉默一分钟。里面有我喜欢的大卫林奇,北野武和新浪潮教母阿涅斯·瓦尔达。

在卡地亚当代艺术中心30年的历史中,我们所熟知的各个艺术领域的尖端前卫的名单毫无疑问全部出现在展览名单中。这让我想到路易威登庞大的艺术中心也马上要在十月份在巴黎西部开放。在欧洲,大型企业支持艺术,尤其是当代艺术是常态。当代艺术之所以往往成为企业赞助的宠儿,是因为它和人们当下的生活息息相关。话题性、时效性更贴合人们的需求。上个月找政府资助的时候,我还发现法国的邮政、地铁、电力、水力这些国营单位也每年资助文艺项目。地铁最新一期的艺术基金是诗歌比赛,获胜者不仅可以得到几千欧元的奖励和刊物出版。诗歌还将被印在巴黎地铁的各个车厢里。至少,我读过这些诗,忙碌拥挤的地铁里看到这些诗歌的时刻还是极好的。

当国内的王老吉支持好声音、伊利蒙牛大投爸爸妈妈去哪儿的电视节目、阿里巴巴不断扩大圈钱地盘,中石油中石化贪官此起披伏的时候,我就默默地觉得中国煤老板的干女儿们人手一个LV、夏奈尔或者爱马仕还是蛮好的。我忽然觉得我曾经厌恶的、不齿的、鄙夷的在法国只会疯狂购物的女人男人是那么的可爱。他们是我的衣食父母,他们是当代艺术的强有力地支持者。他们的选择无比正确,因为他们手里那一件件上万甚至十几万的包包和鞋子,流淌着当代艺术的血脉,也为当代艺术输送着实打实的物质食粮。淘宝代购除外,狸猫换太子的事时有发生。

从前我单纯的时候,总在思考为什么有钱的人不能拿出20万30万做个话剧。我考虑的是首先不一定亏,就算亏了这些钱不过是他们的九牛一毛,不过是个包、是块表。何况,如果真的能够支持一个好作品、一个好作家,一个好导演、一个好演员,何不快哉。有一天有人告诉我:别傻了,他们都是商人,不挣钱的事情谁干。我说:对哦,那也是。现在一想:老干挣钱的事情,有什么意思。

回想起来,当我解决温饱以后的那些日子里,每一次挣钱的愉悦远不及每一次正确花钱的满足感。人是这样、企业是这样、社会也是这样。如果整个社会的价值标准体系还是依然以银行财富的标准为衡量一切的价值标杆,那只能说这个国度和真正的发达国家犹如美特斯邦威和LV之间的差距。

 


评论

© 右耳在别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