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文章及戏剧评论
微信公众号:尔语

这位姑娘本姓毛

     “这位姑娘本姓毛,嫁给小小竹家郎,乌江水里去洗澡,白沙滩里做文章。”这是宁波“谜(音梅)子”,谜底是“毛笔”。

       这个学期,要给学生排中国古典片断,忽然想到自己或许该练练书法,陶冶情操。无奈年纪不小,且事物繁杂,终未果。前两天,一朋友同我聊起书法。他说喜欢的是中国书法绘画中那一气呵成的神韵,随着古人的墨迹在纸上起伏高低,自然就会有了神交。听毕我感叹,本人是一俗物,在博物馆看见书法作品都是一跃而过,哪有什么神交。可他这一番话倒教我重拾旧心情,是啊,莫空负了这假期的清悠时光。

       去鼓楼,买宣纸,选毛笔,改用墨汁,倒也方便干净。可到底临什么贴,初学者自然是楷书入门。而楷书也颇多字体,颜体浑厚,欧体秀美,柳公权的介乎两者之间,清丽挺拔,我选柳公。

       凝气摒神,端坐台前,描红读贴,这是二十年前的事情了。小学时候参加书法兴趣班,书包里装着笔墨纸砚,有点小小文人的清高。在课桌前,一笔一划的描摩,想起来都是很认真的样子。那个时候,小学里书法课是必上的,一刀毛边的米字格纸,一块砚台一条墨,还有“毛姑娘”。每天放学,依着贴上的字先是把纸附在上面描摹,待到心里有底,就是临帖。好在这本子上都有米字格,临帖也不算太困难。困难的是那不见得多好的毛笔容易掉下几根须头,往往使写好的字显得毛毛草草。如果发生在起笔,不免放弃;发生在收笔,不免泄气。可放眼望去,满教室的同学都低头伏案,握笔徐书,于是拿起毛笔蘸蘸砚台里的墨水,再次来过。好在不久外公送了我一支好笔,让我有了勤奋的动力。

       最高兴的是等到老师把本子发回来,赶紧数数上面有几个红色的圈圈。红圈圈越多,说明写的好的字越多。我的本子自然红圈算是不少的,每次发下来,可以数上一会。接下来当然是把本子揣在书包里面回家邀功。可惜,练字的笔有一次被我玩兴大发时剪坏了。从此再也找不到好的毛笔,于是就告别了这段书法的岁月。这二十年再也没有想起要练书法。

       再度提笔,没有久别的生疏,到有几分重逢的喜悦。指、腕、肘的感觉隐隐跃跃,依然是泛黄的毛边纸,古朴的小砚台,只是底下玻璃的台板,映出的是二十年后的小孩。一撇下去,时粗时细,犹似孩提起步,转眼一捺,“人”字在纸上慢慢晕开了。

评论

© 右耳在别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