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文章及戏剧评论
微信公众号:尔语

一碗幸福的饭

       六点钟,阿姨来敲门,送来了她做的饭和汤。看着这简单的黄瓜青椒,韭菜鸡蛋,榨菜肉丝,心里的幸福和酸楚都有。

       96年离开家去杭州求学,后来到北京,又回来上海。这一路就是十年,十年里面虽然喜悦,欣然,走了那么多天下的路,看了那样多人间的景,可是生活中最朴实的和最难忘的东西却是没有,就是家里烧的饭和菜。去年在外面租房三月,虽然只会那番茄鸡蛋,鲫鱼豆腐几样,却也算给自己一些宽慰。每天捧着饭碗坐在沙发上,看着落日的黄昏,吃下去的是一份满足,什么菜式已经不重要。直至搬回宿舍,就又开始了食堂,饭馆的日子。

    常常为了犒劳自己跑到饭店,点它个两菜一汤,可吃下去的时候,却是有几分苦的,酸的滋味,肚子是饱的,心却是空的。食堂里面倒是热闹,可那千篇一律的排队,拿菜,打卡,却是一种机械式的动作,犹如养殖场的鸡鸭,没有半点愉悦。最高兴的是,可以跑到朋友家吃他们的饭,喝他们的酒,那是真高兴,比到饭店搓一顿好上千百倍。

      暑假以后,再也忍不住,我要吃饭,吃家里的饭。那一天怯生生地跟阿姨讲,以后可不可以每天送饭给我。阿姨居然是答应的,她还唯恐我吃不惯。真想说,我吃的是家烧菜的那份情与意,不管番茄韭菜,蹄胖鲫鱼都是有情有意的,他们都是一样好吃。

       现在他们就静静躺在我面前,一碗饭,两盘菜,一盅汤,幸福就像捧在手里,还冒着微微的热气。这份幸福和满足是趁烫火热,没有半点虚假和造作,吃下去,就有了。


评论

© 右耳在别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