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文章及戏剧评论
微信公众号:尔语

鞋子

 

       我和它相识于七月北京五道口的雕刻时光旁边,一见就倾心的。没有多的言语,带起它就走了。它坐着郭焱的车子,随着我的飞机,来到上海。 

       上海的友人见到它多半也是喜欢,甚至问我相讨,可那一句“送给你吧”却无论如何说不出口,只因太过喜爱。这平软的底子,上面还有黑色的印花,夹脚的黑色小花,怎么看也看不厌。

       跟着我,它又去了香港,走过广州的地面,来到红堪火车站。走在铜锣湾,潜水湾,爬上太平山顶。一路跟随去了南丫岛,返回上海又经过深圳。在上海没有几日,它匆匆又跟着去了欧洲,这一路荷兰,德国,奥地利,它没有休息的时候。只在我每日睡觉的晚上,它才能安静在边上躺一躺。

       那么忠心耿耿回来上海。当天晚上请导游夜宵,下起磅礴大雨,它被淋了通透。我竟然愚昧到忘了它的内里是草编的,于是不小心,在第二天的时候,它终于是体力不支,被我毁坏。左脚的夹脚脱了出来。那种痛心,是从来没有过。

       可爱的鞋子,你这一路陪我走来,看见我的欢笑,愉悦,泪水,忧愁,悲哀,见证我的情爱与失意,踏过欧亚大陆,穿越海陆空。我虽没有善待你,然就这短短一个多月,你走过的路却比任何一双我的鞋子都多,所见更不必提。我心里明白,你也明白。

       无论怎样,不舍得,不舍得将你丢弃。我会想尽办法去修补你,请不要弃我而去,我们的缘分这样深,不能就此别过。

    存文留念


评论

© 右耳在别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