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文章及戏剧评论
微信公众号:尔语

人间烟火

   

     “人间烟火”这四个字我是喜欢的,不过和这个词搭配的最多的是“不食人间烟火”,“没有烟火气”,好像这“人间烟火”是不好的,不雅的。事实上,人间幸亏有这点烟火气,好像就生动了,丰富了点。小时候放学,一路听着家家户户炒菜的声音,闻者香味就到家里,还没有进门就先喊:肚皮饿死忒了!

     楼下的阳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有了一个灶,小夫妻的妈妈带着小孩来看他们,于是天天都要做菜。每天傍晚我在阳台上吃阿姨送来的饭,他们就在下面不远七历擦拉做饭,铁铲把镬子炒得听听作响。每天的菜是很丰富的,有时候用力的斩着一大块排骨,有时候是大块的蹄胖,还有永远的蔬菜。炒菜的人好像是两个,一个估计是男人的母亲,另一个应该是女人的母亲。每天看他们炒菜,觉得真是很生动,也很麻烦。这菜总也炒不完,每天我吃完饭,喝完茶,他们总还是有个汤没有烧。人间烟火是不易得的。

    虽然每天看他们做菜是一大乐趣,但却渐渐生出麻烦来。油烟酱醋的味道直不棱登从阳台跑到房间,跑到浴室。平日里还好,周末他们一日两顿,乃至我晒在阳台的被子都食了人间烟火。慢慢的,我的脸色就被这烟火熏得黑起来,于是下楼,很客气地敲门,让他们知道阳台上是要晒被子和衣服,炒菜的事情可不可以另外找地方解决。说的时候还看见屋里有小孩在满地乱爬,内心不免有了罪恶感,好像掐掉了一个孩子的奶一样。可是一想到我的被子,却也觉得理直气壮得很,心就又硬气来了。

     回来屋里,油烟的味道还没有散去,点了熏香好像也压不住。人间烟火是不易得,也不易散的。


评论

© 右耳在别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