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文章及戏剧评论
微信公众号:尔语

开还是不开,这是一个非常头疼的问题

   

    台风快要过去了,上海又要热了。这三四天来日日狂风卷乌云,我乐不可支,凉快。可眼见着台风就要过去,太阳照旧升起来,空调开还是不开,这是一个非常头疼的问题。

    在上海,冬天和夏天都是环保者的大问题。上海地处江南,然则绝没有风景如画之享受,却有冬凉夏热之苦楚。一到冬天,我北京的朋友来大呼“我靠,冻死了!”我香港的朋友来大叫“好冷啊,顶你个肺!”可见南人北人都受不得上海的冬天。一到夏天,南来北往的朋友依然是觉得热。而且据从南京过来的朋友说,现在火炉都比上海滩凉快了。更可气的是在飞机上遇见一个洛杉矶的鬼佬,和我说在洛杉矶一件polo恤就能顶大半年。我真不知道上海,what’s wrong with you?

    上海的高楼大厦实在太多了,一到夏天家家户户都是空调。我的家乡和上海相隔不远,但因为人口密度较少,夏日的温度自然没有那么高。上海又不够通风,比不得海口和香港这些靠海的城市,热度不易散发。这应该是两个很大的原因吧。

    我很想不开空调,很想,可是我能吗,我能吗?在香港,我每天被楼里的空调冻的四肢冰凉,走在街上又被空调的滴水搞得手忙脚乱,我想我回上海要享受热度,环保人生。我回来上海第一天,38度的高温彻底击退我的理想。我霎那间被打回伪环保的原型。我开了两天空调,而且寸步不离房间。《立春》里有一句话:我厌恶我自己。我深有同感。这几天有台风相助,终于可以摆脱罪恶感。

    去年法国大热,死了一批人,因为欧洲的大部分地方是没有空调的。基本上夏天的最高温度不会超过30摄氏度。我还记得这两年去欧洲旅游,每次都被冻的不可开交。一到下雨刮风那温度和上海的秋天似的,那片大陆是用不着空调。他们可以高呼环保。而我呢,我有点心虚。上海,以前我对你的人文环境不能适应,现在我对你的自然环境更不能适应。所以我想要不我搬家吧,去云南,去欧洲,去不用开空调的地方。回头我去看看地图。


评论

© 右耳在别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