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文章及戏剧评论
微信公众号:尔语

德奥游记(一) 拐弯到荷兰

    

 

       这是去年的游历,一直在本子里躺着,现在忽然有了心情把它整理出来。


2007年7月31日  荷兰  埃因霍温

      现在虽然是欧洲的凌晨十二点半,也就是北京时间的七点,我却还丝毫没有困意。黑夜对我们这样的人总是来的有些亲切。

       昨日随着荷兰航空的飞机降落到了阿姆斯特丹机场,第二次踏上欧洲。荷兰的气候极像英国,清冷,时雨时晴。人们却热情得多,连海关的工作人员都会肆意大呼中文:你好!就这样,带着对你沉甸甸的思念,我踏上了欧洲。

       入住的阿姆斯特丹酒店旁边有个火车站,直接就可以到达阿市的中心Dam Square。在广场周围有着市政厅,人民英雄纪念碑和……红灯区。看,阿姆斯特丹就是这样,有意思。我带着两个女伴决定深夜同游,虽然危险,却又不失刺激。

       阿市比之其他欧洲的城市夜生活丰富了很多。我们到达广场的时候已是傍晚时分,只见各色人种在街道川流,三个亚洲女性出现在街头“光芒四射”。广场边上的饭吃了,酒吧逛了,照相拍了,最后的节目是橱窗女郎,当然也看了。想必我们是女生,真的是感触不深,只是觉得女郎们的身体稍显肥硕了点,欧版的,或者拉美版的。也许亚洲男性看了是不大有胃口进去的,还是日本AV女优来的更实际和诱人一点。米饭还是比黄油爽口。

       我们三人边玩边聊,甚是尽兴。只是最后回去的时候已经没有火车了,只好打车,一辆非常漂亮的奔驰出租,只是价格让我们望表兴叹。

       第二天一早,天忽然阴沉了下来,冷了,还下起了蒙蒙细雨。我们如期去往荷兰的羊角村。传说荷兰人来到这个村子的时候一位自己是第一批到达的人,却在挖海泥的时候发现泥里的羊角。才知道野山羊方是此处的第一批访客,由此得名“羊角村”。整个村落为河道所环绕,车是无法开进村庄,只有不行或者乘船,因此每户人家门前必有一艘小船。小到运送生活用品,大至治病救人,都需要船只运送到村口,再以车载往目的地。整个羊角村只有两三千居民,大多是载附近城市的公司或者工厂工作,还有些以开饭店,咖啡店或者纪念品店为生。

       走在村里,几乎没有游客,只有我们这一队人。我们配合着村子的气氛,放慢脚步,放低声音。每一幢小别墅前都是草意盎然,花团锦簇。我想到william说的话:欧洲的野花都会开得那么漂亮,深有同感。欧洲的小镇太宁静了,没有一点烟火气。最好看的景致是他们的窗台,每家每户都错落有致地摆放着盆栽,雕像或者其他工艺品,以至于每一栋别墅都安静到像装帙精美的博物馆。每个窗口都是一幅画,让你对画的主人浮想联翩。

       村里的河流静静地趟过,忽然想到一句话:不管幸福与哀愁,快乐与悲伤,宽容的大地都会默默的接受,,河流也是如此吧。我们对爱的人,也会如此。

       荷兰和英国的气候有一点共同,就是那突如其来的阵雨,陡然间一片云过来,洒下雨水,让人们匆匆躲进屋檐,抬头一看,另一个人也进来,或许他还有一条狗。我和他彼此看看对方湿漉漉的样子,相视一笑。天晴了,互道再见,继续赶路。我们不知道对方的名字,不记得对方的容貌,却一定记得那屋檐下的微笑。

评论

© 右耳在别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