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文章及戏剧评论
微信公众号:尔语

回转的青春

       最近的事情忙到自己不能想象,那种忙不是陀螺一样的转。而是需要挖空心思的把这十几年积累的知识和文化往外掏,掏的时候还要资源整合,还要与时俱进,还要放眼全球,真的有点书“盗”用时方恨少。 

     这几年的书看的真是少了,太少了,都觉得对不起自己。想得起来看的书几张纸就写完了,还都是含金量极低的。以前梦想着把俄罗斯的巨著看完多半,好像也只完成了一部《复活》,惭愧。现在要排契珂夫了,出了该用的技术活能用,其他的俄罗斯的文化,艺术,真的不敢想,不敢用。不过值得安慰的是,找份工作要到年底,正好可以用这几个月时间去恶补。说恶补,其实也就是每天看几篇小说,最好这次可以把契珂夫的作品看完大半,以对自己有个交代。

    另外一个更可怕的工作是要帮朋友写一些广告欣赏的文章。这个纯粹是自己没事找抽,本来人家让我写电影,我无意间说了句“我以前学广告的”。好,这活就归我了。2万多字的篇幅,有理论,有评论,要找资料,找片子,我给自己揽了个好活。

    从暑假开始忙里偷闲看了不少广告作品,提纲,样稿,到这两天准备定稿,忽然感叹起来。国庆天气好,我回来老家。家中还有96年上学时候的一堆广告专业书,拿出来,看到其中的一本《现代广告学》,编者潘向光。潘向光是我的大学老师兼班主任,2年前去世,年仅38岁。

    我拿着书,坐在楼下的台阶,阳光直直的照在身上,暖洋洋的。我想起他依然是暖洋洋的。潘老师生前风流倜傥,年轻才俊。身高184的他永远那么开朗,绅士,是所有女生心中的最爱。他从知道自己得癌症就一直乐观面对,即使到说不出话的时候,还开车来上海和我们同学聚会。我对他心里始终有那么一份深深的眷恋,他是我青青校园的一个梦。这个梦美好而短暂。

    我打开他写的书,这是他不到30岁时写的第一本书。当我转身离开当时的大学,我做梦也没想到自己还会回来写广告方面的文章,我对这个专业没有留恋。可人生兜兜转转,我一句无心的话,却让我再度踏回96年的夏天。我第一次进大学,第一次拿到专业书,第一次碰见我的班主任。我想我要认真地交完这份作业,这是我对他的纪念和对青春的缅怀。在潘老师书的最后他写到:

    “这是我的第一本书,以往不谏,来者可追,就将它作为一个新的起点吧。”

                                                                                                                                          潘向光

                                                                       1996 年春日于杭大陋室


评论

© 右耳在别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