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文章及戏剧评论
微信公众号:尔语

流氓无产者

       我一老友兼好友,男性,身高180,面净貌端,英俊潇洒,至今独身。去年勾得一20几万车,家住苏州河边高档住宅。一日问我:你所爱的理想生活方式是什么?我思考数秒,心里揣摩其身价,不敢往豪宅,直升机,环游世界上大开狮口,遂冷静说到:一年排一两个小戏,生活安逸即可。他听毕,沉思数秒说:好,有朝一日我发达了,我就给你投钱排戏。我喜笑颜开,感激涕零。转而一想,又道:你不用发达,现在你的身家就够给我投钱排戏,快拿钱来。此君谦虚推脱:
     “咳,我现在还就是个无产阶级。”
     “什么?你还是无产阶级?那我是什么?”我吃着盒饭,悲愤瞟其一眼。
     “你呀,你就是一流氓无产者!”此君淡然举起盒饭配送的酸奶,吸溜了一口。
       我狂笑不止。好一个“流氓无产者”。可转而一想谁把我逼成这样,是欣欣向荣的新社会?是为人师表的高尚职业?很难说。“流氓”是他高抬我。我既胆小,又怕吃苦,流氓二字怕是担当不起。“无产者”是我之现状。我一无存款,二无硬通货,收入且低。“无产者”名至实归。
       我喜欢这个称谓,透着那么一股子既邪又高尚的小劲儿。最近又看亨利米勒的《北回归线》,他也自称“流氓无产者”。我喜欢这个彻底的流氓,也喜欢这个称谓。

       嗨嗨,我这位哥们,你算是说对了,我就是一个“流氓无产者”。
 


评论

© 右耳在别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