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文章及戏剧评论
微信公众号:尔语

快递员

       今天正好我在手机上做一个情感谈判,接受某人的道歉,那头固定电话零零地想起来。原来是快递公司给我送回续签的港澳通行证,电话那头的人急急地让我下楼去取(我家在六楼)。我倒不是不愿意,而是手边有事,走不开,就请那位速递员上来。速递员又说找不到地址,我便让他打电话给昨日来取件的速递员问清地址便可,接着我就挂了电话,不愿啰嗦。

       过了大概6,7分钟,门铃响起,他到了。我打开楼下的电子门,可是等了半天也不见那人上楼。六楼固然高,却也不需要这么久。直等的有5分钟之久,才见一个穿着EMS制服的速递员蹒跚走来。他身材敦实,40多岁的样子,留着络腮胡子。我低头一看,确实一只脚伤了,显然他让我下楼就是这个原因。我不禁心底里生出愧疚之意。这六楼,他拖着这只伤脚,不知道多艰辛才到我这里。而腿生病了也不愿休息,显然是舍不得这份工钱。我低下头去,默默接过证件,不敢看这人。等到他走远,才想起应该是给他一份小费,心里却又嫌自己俗气,终于这小费也没给成。

       过了半日,心下还是内疚,成文纪念,以表歉意。


评论

© 右耳在别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