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文章及戏剧评论
微信公众号:尔语

中国人,还能更吵一点吗?


       总觉得自己不算是一个特别安静的人,但是一出门就觉得吵。公共汽车、地铁、楼宇、出租上都有广播和电视,人的耳朵和眼睛一刻不得安宁。就算没有这些,冷不丁旁边有个人开始接手机,声音大的能震掉耳膜,手机响的时候那铃声也绝不是吃素的。到过一些欧洲国家,基本没有听到有人大声讲手提电话,也不是哪里都有电视对着你。(我恨死上海出租车上的触动传媒!!一上车,一个液晶电视就紧对着你。我觉得广告商绝对要付钱给顾客,而不是给这个广告公司!)听去日本的游客讲,日本人在公共交通上说话也是细声细气,酒吧的醉酒中年男另当别论。

       可是我们这里,不管是北到东三省,南到广东福建,西至川贵,东到江浙沪,都是一样的,吵!尤其是所谓的江南水乡,我从小生活的地方。人们绝不是吴侬软语,大起来也是可以震掉一层屋顶的。上海人的语速快,声音尖,尤以四五十岁的中年男女,其穿透力强大一听他们说话就想扁人。北方人的调门低了,语速缓了,倒是不那么刺耳。但是北方大部分人声如洪钟,戴着耳塞依然声声入来。到了广东或者香港,茶餐厅是绝对不敢坐上一个小时。整个中国好像是一个声音的海洋,特别是到了公车上,电视、广播、交谈声、打电话声,声声入耳。下来街上,汽车笛鸣、助动车喇叭声、个个闹心。

      我们中国人讲团聚、好喜庆。可是讲话大声不是好习惯,尤其是在公共场合,影响了他人更不妥当。往往在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一个大嗓门就破坏了所有。手机也不是非拿不可,讲电话也不需要讲那么久。我不喜欢那种每天每个小时拿着手机的人。他们好像有了神经质,没事就要打电话或者接电话,不然生活就没有寄托。

       有意思的是我回老家的路程。自从长江湾大桥通车以后,上海到宁波只要两个半小时,可是车票没有涨价,这让原来坐火车的大部分人也倾向于坐大巴,性价比高啊。这样大巴里的人就海纳百川啦。以前的大巴没有人嗑瓜子,现在我每次回家必有人嗑瓜子(中国人的食物都很热闹,噼啪作响),我总是不厌其烦地去阻止。在大巴上嗑瓜子和剪指甲都是不应该的。好在每次别人总是很听劝,我心里也安慰了很多。可是我不能阻止别人打电话啊,最高记录是有个我后面的中年男人打了15个电话,两个半小时车程。

       我们的环境太嘈杂了,这样的环境人的心怎么能静下来,脾气怎么会好。每次去画展或者剧院我觉得大家都长得很好看,这是因为环境的映射。可是我们一直这么吵,吵,吵,我们的样子会好吗?一位朋友戏称大家都是“聋”的传人,所以要大声。如果有一天大家都减少自己的声贝,我们感觉一下,我们是谁的传人吧!


评论

© 右耳在别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