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文章及戏剧评论
微信公众号:尔语

Paris,J’adore!——巴黎,永远的巴黎(一)

       巴黎,是所有人心中的向往之地,光只听这名字:Paris。用法语念时,两片嘴唇那么轻轻一碰,喉部的气流随之呼出。PA—RI—S! 

       走在回家的林荫道上,手里捧着一堆书,忽然间觉得还像是在巴黎的街头。不是景色,不是行人的缘故,完全是内心的感受,活生生还镶嵌在巴黎,未能拔脱。回国已经一个星期,几乎不想睡觉,只是拼命地回忆,找一切关于法国的书来读。这是我的习惯,我喜欢先去一个地方,回来再读书。如果这个地方好,就多读,不好就不用浪费时间了。我真幸运,我的大学有所有我想看的书,我快要幸福的疯狂掉。只可惜一天只有二十四个小时,怎么够??

       巴黎的一切在我的脑海里,画面,画面,还是画面,还有声音,碰撞,交缠。五颜六色,是印象派的绘画,千遍万化的色彩,无法将之清晰道出。亨利米勒的《北回归线》,雨果的《巴黎圣母院》,狄更斯的《双城记》,萨特戏剧集,波伏娃画传,海明威《流动的盛宴》,手上的《带一本书去巴黎》,《Lonely Planet,paris》,新浪潮电影……永远开放咖啡馆,午夜的巴黎圣母院,地下酒吧的女DJ,可爱的跳蚤市场,温和的卢森堡公园,每日清晨一眼望见的塞纳河,行乞的乐者……哦,天啊,需要多久才能道完巴黎的一切。我需要喘口气,回头接着说。

       你若是游客,巴黎有数不清的文化名迹,博物馆、教堂、建筑;也有所有时尚人士的血拼宝地,香榭丽舍、里沃利大道(rue de rivoli)、老佛爷(Galeries Lafayette)、波玛舍(Bon marche);如果你是知识分子,去拉丁区的双偶,花神咖啡屋,坐坐萨特坐过的椅子,沾点仙气,看看索邦大学,领略一下拉丁风采;淘宝者,则有数不清的集市等你发掘宝物,市北的(Marche aux puces de stouen)是全欧洲最大的跳蚤市场,中世纪风格的穆夫塔尔(re Mouffetard)街也值得一逛,再不然就是塞纳河两边的旧书摊,永远有惊喜;美食家吗?恭喜你,巴黎是你的天堂。高档到La tour d’argent,小到路边的一个crepe,都是有滋有味。中国人,就去belleville,那里有我们需要的一切。如果你是艺术家,巴黎是天堂也是地狱。你有享不尽的艺术大餐,可是艺术在这里却像巴黎的狗屎一样到处都是,你会开始怀疑,开始动摇,我还要搞艺术吗?

       是啊,巴黎,我说了这么多它的好话,这是第一句不好听的话。可是巴黎吸引我的不是美,不是惊艳,也不是浪漫。巴黎的魅力在于它的复杂。你走在巴黎街头,什么样的人都看得到,黑黄红白,一应俱全。各种语言和口音充斥在每天对话里,每日的街道中。巴黎,绝不是干净的,整洁的,完善的。就像我说的,它的狗屎到处是,鸟屎也满天飞,地铁有尿骚味。蒙马特高地的黑人变着法地往你手上套绳子要钱,喝醉酒的年轻人在骂着“funk you!”,La Chapelle车站几乎天天有人查票,因为逃票人太多。西装革履的小生过来搭讪,最好先摸摸他的底牌。午夜你回家,看看什么人坐在你对面,你就知道巴黎有多“杂“。

       可是,我喜欢,这样的巴黎。巴黎不是天使,纯洁无暇。巴黎是骚动的贵族荡妇,它有美丽的外表,高贵的礼节。但是她不安,有欲望,这是巴黎的生动,这种动人的魅力,伦敦没有,德国的城市更不用说。

       想起一个多月前,临行前的一天我才慢慢悠悠开始收拾行装,心底想:巴黎啊,你固然名声在外,我可不能抱太大的希望和梦想。人人都说巴黎人冷漠,讲英语的在法国处处碰壁。我只身前往,可一定要最好最充分的心理准备。

        就是那么自自然然,巴黎已经在眼前。空空的机舱里,我一个人坐在三人的座椅上。快到巴黎时是晚上八点,欧洲的天还正亮着。往下看,法兰西的土地规规正正,一格绿地,一格建筑。我喝着空乘推荐的白葡萄酒,想着,巴黎,我们有一个月的时间。

        行李真的很多,我跌跌撞撞走到机场打车区域。对着叫车的对讲器,在法兰西的土地上说出了第一句不知对错的法语:Je voudrais un taxi ,s’il vous plait.一位不足二十的小青年站在身后排队,活脱脱像是从《Vogue》杂志上扒下来的。金发灰眼,白色丝质衬衫,银色小短西装,脖子上随意围着一方锗红色丝巾。灰色的紧身瘦腿裤更显得他身材纤细。法国男人在西方世界里相比之下,大多是算瘦的。他热情的打着手机,漫不经心地朝我这个满头大汗的,推着一堆行李的外来客扫了几眼,就朝另一个出口漫步走去。

        在队伍里等出租车的时候,收到了一位中年法国妇女的对我友好善意的微笑,我也随意和她聊了两句。待到车来时,她热情帮我开门关门,祝我巴黎之行快乐。这真是个好兆头,我心情大快。

       十几分钟后,我开始进入市区。巴黎,这场流动在盛宴,在我面前流动起来。那著名的咖啡馆一如书中描写,镜头展现那样,挤满了各式各样的人,无论男女,请记住,必然手里要有烟,这是巴黎的标志。在巴黎,请勿禁烟。

       我看看行李包里的“vogue”香烟,笑了。

评论

© 右耳在别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