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文章及戏剧评论
微信公众号:尔语

My first day in Paris

 二十号晚上先是和家人告别了。没有想象中的涕泗横流,就是淡淡的一句:爸爸,妈妈我走了。望着他们慢慢离去的背影,我的心里却是慢慢升起一点点哀伤。我这三十多年来一路远游的游子,今天要远隔重洋地去欧洲的土地求学。父亲和母亲,又一定是日日在家中牵肠挂肚。女儿走得真的太远了。

 想起临离开宁波前,父亲为了回家替我取遗留在书房的车票,满头大汗的骑着电单车来回奔波。当时的我,站在车站门口,那一刻才知道何为提心吊胆。生怕父亲因为着急驾车速度过快,我大声对着他的背影喊:注意安全啊!眼泪却已经涌到了喉咙。父亲焦急的面孔随着电单车的马达离去,我站在门口不过30分钟,却好像生死离别一般攥紧着拳头,只盼望父亲快快安全归来。终于看到他骑着电单车来了,那一刻的大喜,无法形容,恨不得扑过去抱住他,却还是一句话:我走了。

  前几日收拾旧物,前尘往事历历眼前。小半辈子的岁月,居然有将近一半都不在家中和父母为伴。“不远游“,在我,只是一份心愿和奢想。临走前,一遍又一遍地教会母亲用qq和hotmial,只求一份心安。嘴里口口说着:一样的现在网络发达了,到哪里都可以联系。其实在北京和上海也难得回家的。可是心里却知道,这一去法国,父母必然更加担心和焦虑。但求他们已习惯我的远行,切勿担忧。

  二十一号到了戴高乐机场,这次,却不像上一次的法国之行,无论如何也轻松不起来。满眼望去,这个陌生的国度,要独自一人求学数年。再无心情游走博物馆,徘徊塞纳河。房子、交通、居留、学校注册……一切一切的实际问题都要一点一滴自己去完成。好在,在巴黎,我遇到的人还是依然那么热情友好。

  现在是晚上的八点多,巴黎的傍晚正美。在BELEVILLE公园的顶上,一眼望下去,整个巴黎都在脚下,远远的埃菲尔铁塔闪着星点光芒。坐在咖啡馆里,窗边渗进来微微的冷风,九月的巴黎,有点凉了。和一位在巴黎的中国朋友刚通完电话,眼眶竟然红起来。咖啡馆门口流浪黑艺人的萨克斯风缓缓地吹着,似乎在迎合着我满怀的乡离愁。

  

  

  

评论

© 右耳在别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