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文章及戏剧评论
微信公众号:尔语

我的第一课

         在巴黎折腾了将三个礼拜,房子、居留、学校报到,该办的事情都办了,上周想总算可以安安静静去上课了,可是直到今天才上了我来法国的第一课。

        上周一去选课,告诉我论文辅导大课隔周上,于是我选了第二周那一组。第二天上莎士比亚研究的小课,急急忙忙赶到教室。秘书处告诉大家,教授没回来,下周开始。好吧,我回家再多等一周。今天顶着寒风去上论文辅导的大课。说是七点半的课,一到教室,看见所有的学生都在门口,电线杆状。一问,原来老师要8点才到。好吧,这就是法国。我等!!C’est la France.

         课程很简单,老师发下一张纸,上面有每堂课的内容(一共也就四五次课)。无非是论文选题指导,论文格式,图书资源应用等。法语听不太懂,猜猜也能八九不离十,无非是题目不要太大,多和导师商量。然后老师又大概讲了讲升Master2的几个方向,和M1升M2所必须的分数和步骤,学生手册上都有,也就有一搭无一搭地听着。人空了,就喜欢做无聊的事情,开始观察教室里的同学们。

        看着看着我恨自己为什么不是男生,如果是男生真应该来申请这个专业。课堂上五十多人,有四十几个都是女的,而且美女如云。不过我纵观全局,发现自己依然鹤立鸡群,为什么?唯一的东方人,估计也是唯一的“老外”。可是有什么用,僧多粥少。想起一句国内高校名言:本来数量就不多,何况质量也不好。在课堂上勾三搭四的美梦彻底破灭。

        不过好在我们的专业课实在少得惊人,一共两门必修,一门还是隔周上,剩下的任务就是和导师单独联系,写写论文。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要在课堂找。大把的时间等着我到巴黎各个角落去挥霍。想想身边其他专业的同学,周一到周五天天有课,外加周六开小灶。我不禁喜从中来,学艺术,还是有点好处的啊。

        下课了,赶着去坐地铁。才十月的天,巴黎冷得不像话。街上遍地的黄叶,行人都是裹着大围巾,厚风衣,差不多像是上海的冬天了。走进地铁,刚落座,一位身穿淡蓝色秋衣的中年男子,站在车厢中间拉起了小提琴。很少有人在地铁车厢拉小提琴,似有似无的琴声细弱地漂浮着,时不时被隆隆的车声淹没。淹没的那一瞬间,小提琴手微微蹙起了眉头。他是真的在乎他的音乐。我把头靠在窗上,手伸进包里摸到了两块钱。一杯咖啡,是给小提琴手冬天的礼物。

        车进了隧道,车厢的灯光骤然熄灭了。琴声在黑暗中翻滚起来……

  

 

评论

© 右耳在别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