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文章及戏剧评论
微信公众号:尔语

青龙(le Dragon Blue)(票价 24)导演:Robert Lepage

      从第一次来巴黎到现在,陆陆续续看了不少巴黎的戏。从最小的蓬皮杜文化中心(Centre George.Rambuteau)门口的街头戏剧开始,到北部的拉维亚特公园(Parc de la villette)的大小剧场,辉煌大气的(Opera Garnie),咖啡剧场,黑匣子白匣子,到最近的几次在东边93省的私人剧场看小丑表演。身为戏剧人,总觉得还是应该写点什么,尤其是在巴黎,跑大老远出来,不给祖国人民带去一点新鲜的东西,于心不忍,决定开一个小专栏“戏言”,整理前前后后看的戏,以飨寥寥数位关心我博客的同志,同学,同乡。请笑纳。

         从中国来,到法国,看的第一个戏我忘记了。但是今天就写《青龙》(le Dragon Blue)吧,一个和中国看起来关系密切的戏剧,实则不然。《青龙》是加拿大导演Robert Lepage的新作,最近在巴黎一直演出到月底。这是我的朋友F非常喜欢的导演。这个导演是被视作魁北克地区的鬼才,无数作品在世界各地巡回演出,享誉盛名,擅长越界艺术,喜将各类艺术形式在剧场结合。虽然之前为有听闻,但是google告诉我,此人不可小觑。恰好此次青龙又是有关中国的话题,虽然票价是我半周的伙食。我还是很乐意冒着下半周饿肚子的危险前往看戏。

        看戏前几周看见地铁的广告,一位穿着红色娘子军服装的女孩跳着样板戏的舞蹈。我有不祥的预感:又一位误读中国文化的外国导演。我努力在脑海里擦除这一印象,以纯洁的姿态去迎接这出戏《青龙》。

         可是,人的预感总是这么灵光,《青龙》完完全全应证了我的担忧。从剧情和人物架构上这是一出完完全全的外国人看中国的俗套戏剧故事。我一定仔细写下这个故事供大家品味:

       外国男,四五十岁,艺术策展人,在上海与一个上漂艺术女青年同居。此艺术女青年以拍自我写真为主要创作内容,不是裸体,而是各类真实情感的记录,比如疲惫,忧伤,极乐等等,长相和前几年红透半边天的吕燕不相上下(没有歧视,纯作描述一用)。外国女,其前妻,来上海看他,两人旧情未淡。外国女和艺术女在相碰后,尤其在外国女看了艺术女的摄影展后,惺惺相惜。两个睡过一个男人的女人总是有些血脉相连的感觉,更何况大家年龄有代沟,文化有差异,这分远增加了安全感,聊的更通畅。两人还相约骑车共游黄浦江。(此时一段80年代的中国民乐飘过)未曾想,艺术女怀孕了,此事外国女知道后劝其告知外国男。中国女体现出艺术女青年的固执,不忿和幼稚,毅然带着肚里的孩子前往北京当“北漂”。(不明白,为啥忽然北漂?)

       故事转入下一段,外国女愤怒质问外国男为何不留住艺术女。两人也不欢而散。两年后外国女重返中国,因为生意的缘故来到深圳。艺术女青年在一间极为破烂的小屋临摹梵高(导演对中国女艺术青年给予了崇高的敬意。)扮演艺术女的演员是香港人,或者在北美的第二代移民(听口音可辩),此时着一身民工服,听着崔大哥之流的摇滚乐,极为不靠谱。外国女发现,惊骇:你不是去北漂了吗?为何如此下场?艺术女:北漂哪有这么好混?(是啊,潜规则在北京不管用)。艺术女更痛苦地说:我现在已经不是艺术家,我一天画20副梵高的临摹卖钱。(请告诉我,深圳人的艺术素养啥时候那高了。都改挂梵高了。我去年在深圳捏脚的时候没发现啊。后来想想可能走的不是地方。)外国女无语凝噎,欲走换休之时,有婴儿啼哭。原来艺术女已将孩子抚养至今。外国女要帮助中国女,给一张信用卡(一帮这事都是男的做吧。)艺术女愤而将卡掷余地。(好气节)

        第三段,是一个类似《滑动门》的情节。同样的场景,不同的结局。结局一:艺术女外国男带着孩子和好,送别外国女;结局二:艺术女和外国男和好,外国女带着孩子离开中国;结局三:孩子留给外国男,艺术女带着护照和外国女一起飞往加拿大或者美利坚。当然导演选择了最后的结局。

       期间戏剧开始和结尾都有一段水袖表演和中国书法的解释,中间还来段样板戏,就是我在地铁广告见到的。

       为什么如此详细的去描述这个舞台剧的内容,是因为这是多么典型的一个外国人对中国的误读!用戏剧的术语就是“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这出戏简直就是一出文化误读的“样板戏”。所有的桥段你能想到的都能找到:中国书法、中国戏曲、所谓当今艺术家的流浪生活,欣欣向荣的黄浦江畔,东方明珠,样板戏、毛主席……从古到今,从视觉到听觉,连着演员的面孔都是一个西方读解下的中国。这个戏应该来中国演,看完这个戏大家完全可以了解西方人对中国的印象和想象。看完戏,连我的朋友F和身边的另一位台湾人都不以为然,认为此次导演大失水准。

       忽然想起,也许导演根本就没有“读”中国,因此也不存在“误读”,只是他看到,他表达。最后用经典剧照向鬼才表示一个中国艺术女青年的致意。

  

评论

© 右耳在别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