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文章及戏剧评论
微信公众号:尔语

在巴黎《春风沉醉的晚上》座无虚席

蓬皮杜艺术中心边,蓬皮杜街50号,MK2的影院,下午五点半,娄烨的《春风沉醉的晚上》,座无虚席,五十人的小厅,满满当当。这是《春》上映的差不多第四周,因此差不多接近下线,也就只有这一家影院还在放映。想片子公映之初,巴黎Mk2的影院几乎都有娄烨的这个片子。地铁灯箱到处可见广告:秦昊,陈思成和谭卓的三位主角。

 娄烨是从来不让我失望的导演,从大学的《苏州河》到争议不断的《紫蝴蝶》,和近期的《颐和园》,他的片子中暧昧的彷徨,心底私欲的纠葛,都市迷离的表现,无望的人生归所,一直是能打动我的,虽然不是深深打动。这一次《春风沉醉的晚上》,以郁达夫的名,这个沉沦的人,再次将我吸进了电影院。

 很奇特的感觉,因为陈思成,秦昊都是以前大学读书的时候看熟的脸。没有私交,但是学校太小,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排练场不见食堂见,很难不熟悉。加上他们表演系的汇报和演出又多,那两张脸的各种表情见的很多了。这次忽然在巴黎的电影院里被坦诚相对,又是这样的电影,实在觉得有点“口味重”。

 娄烨是南方人,虽然在北方读书,但是骨子里的阴柔气挥之不去。好像我不管后来普通话有多标准,性格有多彪悍,南方人的气质是扎根在血液。在高中的时候看叶兆言,余华等这些江浙作家的小说,那种滑腻腻的青苔和连绵不绝的阴雨笼罩着他们的作品,纸张都散发着霉味和潮气。一度喜欢那种二三十年代的文人集子,什么俞平伯《桨声灯影的秦淮河》,朱自清的《荷塘月色》,郁达夫的《沉沦》,就是喜欢那个时候的江南的呢哝与小情小调。张爱玲的文章是属于上海这个都市的,和江南小调绝又不同。娄烨的电影就是这样一种南方的黯淡与迷离。

 《春》发生在南京。整个故事转了好几个弯,为了方便我一概用演员的名字代替角色。从对抗性的两男一女(秦昊,江佳琪,丈夫)的三角关系转到和谐性的两男一女(秦昊,陈思成,谭卓)的三角关系。第一组以丈夫自杀,妻子江佳琪意欲杀第三者告结束。第二段以明知不可为而不为的分崩了结。两组关系中唯一不变的秦昊最后找了另一位伴侣(男)继续生活。不管你们之间怎么样,只要你的情感是反常规的,等待你的只有无尽的忧愁和别离。而你还得活下去。

 剧情开篇就是两位男同志的戏,口味很重,没有露点,稍觉遗憾。延续娄烨一贯的风格,摇摆不定的镜头,非百姓剧情,类百姓表演。男人不帅,女人不美。百分之八十的画面,光亮度在家用电视机上几乎可称为人影在晃动。好在巴黎影院的大屏幕还是隐约可捕捉到人的面部表情。这要改在我在上海经常去的港汇六楼永华电影院,那老而残的灯泡绝不可能让你知道谁是受,谁是攻。所以电影局没有必要禁这个片子,反正也看不清。

 娄烨的艺术感觉我一直推崇,他想表达的东西总能表达的让观众感受得到。不像有些导演,想的和说的和最后观众感觉到的完全南辕北辙。这种导演中国很多。还有些因为说不清,干脆拍的很平实,类大师状。娄烨,他总是能把人内心的某种捉摸不定的情感用某种琢磨不定的影像表达出来,很暧昧,很动荡,很迷茫,很无助。应该说从气场上,文气是顺的,导演的总体控制力也没问题。看的时候尽管大半的时间我像我家猫一样,瞳孔放大,以求吸收更多的光源看清画面,但是整体叙事还是激起了我的兴趣往下看。但是问题是故事太稳,太温。

 前面说这两组三角的转换,就牵涉到六个人。其中谭卓这条线又扯出去一个小三的故事。这样光是在人物上叙事笔墨着落过多。尽管看得出娄烨的控制力和叙事力,笔墨尽量简洁,开篇几组镜头就点出了人物关系。但是再简洁交待和铺垫都是必须的,到了后一组三人的重头戏,这个高潮还是没有起来。朴树的“花儿”这一段,我小小的被感动了一下,接受和自己爱着同一个人的人,这种情感总是伟大和让我向往的。可是接下来的三人戏水这场不清不重,不左不右的戏,我的激情片刻瓦,怎么片刻之间艺术电影变身为成卡拉OK,穿着泳装的低成本卡拉OK。

 我看好后面的秦昊,陈思成和谭卓的戏,一直在期待,相信导演也是,不然海报也不会是他们三个。我刚看见海报的时候,想,为什么这个海报这么丑,这么无聊,关键是无聊。三张折磨不堪的大脸,有何可看。但是再看电影的时候我才明白,这张海报是重点啊,南方人会明白的。这是他们三个在踏上旅途时,去坐船。

 电影里经常有人坐着游艇,在意气风发的吹风,碧海蓝天,郎才女貌。告诉你,绝无此事。我们江浙一带沿着东海。虽然靠海,但是绝对不是碧海蓝天,东海是冷暖流交汇的海洋,海水浑浊无光,近看远看都是混沌的黄色,又没有黄河的气度和浩淼。而天并不蓝,小时候和妈妈去普陀山,记得躺在那个海边的大石头照相,海水打过来是黄色的,抬头望天,天是白而暗,为什么白而暗,不知道,反正就是不蓝。走到沙滩上,泥是黄而粘的。因此连带靠着东海的江,颜色都是黄的。

 登上沿江的渡轮,风吹来,就是潮湿而腥腻的味道。头发迎风飞扬,乱的糟糕。而脸因为被吹,总会不自觉的皱起眉头。渡轮上或者周围也没什么可看的,就是很茫然地左右四顾,想什么时候到达目的地。这个就是《春风沉醉的夜晚》海报里的三张脸的真实写照。我玩玩全全能够体会娄烨拍的这组镜头的感受。

 新人谭卓的表演我很喜欢,不张扬,但是每个信息都给到了,点送很明确。秦昊没话说,我觉得他还是很会演戏,表现很出色,很稳定。丈夫的戏我没感觉,谁能告诉我这演员叫啥名字啊。陈思成,该去进修了,不演来演去一个样。还有该减肥。同志场面的演员,瘦是王道。江佳琪,有点失望。她的能力不该表现成这样。重头戏和丈夫吵架,表现极为失常,舞台腔太重。

 再点几场口味戏,中国的演员最近几年在情欲戏里表现越来越好。这几场情欲戏我都比较喜欢,娄烨在拍摄这种戏的光线和角度还是很突出氛围,感觉口味重,实际上想想什么也没有。尤其是浴室里秦昊和陈思成的攻守,挺真实(如果不真,请同志指出),最后陈帮秦紧着捣鼓那几下,很来劲,很冲击。可惜陈思成和谭卓的戏就太假。这里要呼吁一下,我的师哥师弟都已经牺牲成这样了,师姐师妹也不要甘于落后啊。回想起老谋子,那一掀二拖三入肉(请参考辞海查此意)的毫无想象力的老式手法,我感叹,演员演成什么样,还得看导演;导演导成什么样,还得看生活。可见我们现在的新生活水平是丰富了,与时俱进了。

 三个人的戏到“那些花儿”以后,就很快凋谢了。这是我不愿意看到的,后来一想,这个难度太大。怎么把这三个人再往前推进,无论从剧情从表演上难度都很大。弄不好就假,还不如求稳,来个一拍俱散,各自归位。

 电影里是苏州的一些场景,还有一些迪厅和酒吧。这种二线城市的迪厅和酒吧真的很有生命力,我每次回家都要好奇的去看看。什么稀奇古怪的节目和人都有,以后可以单列出来讲讲,不失为一个很好的电影素材。只是我并不喜欢它们再出现在这样的电影里。因为《春风》里已经有太多极致的人物和场景,一而再,再而三就是一种审美疲劳,再好玩的东西也没劲了,节奏是顺拐了。反而是江佳琪当老师那个场景,把这口气又提上来了。

 说几个败笔。秦昊和第一个男友在公园里和着中年大叔和大婶的音乐跳舞,完全不可信,这就冲着老外给的段子。所有的老外到中国看见公园里跳舞的大叔大婶就高兴,但谁见咱有年轻人进去掺和了?外加还是两个年轻力壮的城市小伙

 第二,迪厅那段为什么让秦昊穿女人装啊?不明白,太不明白了。画蛇添足,增加影像刺激,或玩性别错位观念?我想这个电影是有超越同志电影的意图,就是讲人的情感和私欲,为什么还要去玩这破抹布一样的异装癖桥段。这种久讲不烂的桥段,要讲究讲好,讲巧。我除了看见一个变成女人后很不像女人的秦昊以外,什么也没看到。我更不相信这样的“女人”可以吸引陈思成!!于是连带着陈思成喜欢上秦昊也变得不可信。最可怕的是让我想到了《东宫西宫》这部烂片,这部片子除了算是新中国第一步讲同志的电影,在艺术上毫无成就感可言,从卫生局的角度讲就是脏乱差。幸亏有人禁了这片,不然它啥时候能火啊,张元太应该感谢电影局的领导了。而男同志们都恨死张元了,因为我相信他们中间的很多人是干净美丽而又有秩序的。撤回来说,娄烨这个桥段一来,一下子把自己电影的档次都拉低了。我很明确的感觉到体会到他不是在拍同志电影,只是讲爱情,那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要异装!!

最后《春风沉醉的晚上》这段郁达夫的台词,秦昊师哥,我持保留意见。

 出来的时候,巴黎也下起雨来,应和着我的心情。娄烨的电影,看完不是一口利剑刺胸或者醍醐灌顶。就是老有着弥漫的湿气围绕不去,慢慢渗进来,通体潮润,不过一般第二天这湿气也就散了。


评论
热度(2)

© 右耳在别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