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文章及戏剧评论
微信公众号:尔语

Lenny

  

         今天是法国的“诸圣瞻礼” 节,巴黎的学校,图书馆和一些公共机构都休假了。街道冷了……我慢慢走过先祠寺,索邦,来到艺术电影院Le Champo。好久不来这条布满了艺术院线的小街,散散地看着橱窗里的电影海报,没有计划地买了一张时间最接近的电影票就进去了。达斯汀霍夫曼七十年代的人物传记电影《Lenny》。

Lenny这个名字以前从未听过,看海报知道也许是一个脱口秀形式的夜总会表演者,因为口出污秽词语,以及讽刺当局被美国政府多次逮捕,控告,最后自杀。黑白片子,通过Lenny的妻子、母亲和经纪人的口述开始倒叙故事。光影对比极为强烈,拍摄风格独特,叙事中规中矩。想起不久前法国的片子《巡演》(TOUENEES)。舞厅、脱衣女郎、小个子男人、烟酒、毒品……看的时候就想这个片子应该是拿奖了,果然是当年的奥斯卡最佳影片和最佳导演。Lenny一生的脱口秀就是不断在各种污言秽语中找到词汇折射的社会意义,并且不断讽刺各类报纸所运用的词汇。实在是英语欠佳,没有办法很好的理解,但是基本意思不离其中。

         这几天一直在想艺术工作者和社会的关系。从我进戏剧学院开始,老师们在说做人,在说当艺术家。可是没有人和我们说你要去关注这个社会。我们进了中戏以后,像在温室里的玫瑰,漂亮、可人,不断嫁接各类稀有品种,越来越高贵,越来越艺术,收到广大被排斥在戏剧学院大门之外的年轻人的膜拜。中央戏剧学院,上海戏剧学院,多么高高在上,金字塔尖……

 但是我们这些站在金字塔尖的艺术学生,艺术工作者,有多少是真正拿了望远镜去看社会,去放大,去揭示这些社会的问题,放到自己的作品里?大多数的人拿着望远镜互相照,或者照自己,自己的一点悲哀、一点伤感放大数倍。这些小小的泥沙痕迹,只需一阵风便可无影无踪。可是赫然显现在那里的社会的沟沟壑壑,没人留意。

          艺术有时候无法解决问题,但是她可以慰藉心灵。当人们需要她的时候,她在那里。她不能填平那些沟壑,至少可以像一阵清泉流过,平抚饥渴。

评论

© 右耳在别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