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文章及戏剧评论
微信公众号:尔语

十八街区的巴黎现代洗衣房(Lavoir Moderne Parisien)

 我的蒙马特小屋离非洲人的居住区并不远,只隔了一个街口,但是这一年来我还从没有好好走过他们的街区,总是一头钻进地铁站或者捧一本书站在巴士车站等车,连喝一杯咖啡的时间都不曾停留。午后或者傍晚总习惯去蒙马特登高,远眺巴黎。今天,因为要看一出意大利的即兴喜剧,总算给自己一个理由走进非洲街。

 沿着我住的小街Eugene Sue一路往东行至Barbes大道是巴黎十八区一个大的分水岭。穿过Barbes大道后这片直到南Barbès Rechechouart地铁站的区域被称为“黄金水滴”(La Goutte d'Or)街区。这片地方向来口碑甚差,充斥着百分之七八十的外来移民,非洲、印度或者东欧的罗姆人。妓女、毒贩充斥着这个街区。廉价百货商场TATI那个粉红加蓝紫色的招牌在地铁站旁显眼地伫立着,充分显示出这个街区的特性。每周四,周六,地铁高架桥下拥挤着阿拉伯小贩,一欧两公斤的蔬菜,2欧四十个鸡蛋,吸引了大量的巴黎市民前来购买食物和其他商品。我今晚要看戏的地方,就在“黄金水滴”街区的北部。

 吃过意大利通心粉的晚饭,我权作散步慢慢往剧场走去。这就是巴黎,一到了Barbes 大街的东边,奇迹般的就一个白人也看不见了,满眼都是黑兄弟。我住的小街三分之一的店是手工作坊,室内装饰,礼品古董等趣味小店。而这里只有食物店,超低价国际电话亭,洗衣房,咖啡馆。街上几步就聚集着一堆年轻人,有些无聊地说这话,或者喝酒。再看看周围,也实在是找不出任何可以值得停留的地方。我就紧了紧包继续前进,灰暗暗的天让我在这个街区有种莫名的恐慌感,也许是因为不熟悉。

 今晚的戏是一出意大利即兴喜剧,剧团的名字是“Mystère Bouffe”,也是我要在法国工作的第一个剧团。这是一个小剧团,常驻人员也就几个,但已经有三十多年的历史。这样的剧团能够存活三十多年也不容易。他们剧目的主要方向是意大利即兴喜剧。我很好奇为什么他们找到了这样一个街区的剧场,因为根据我在法国的经验,在法的非洲人尤其是黑人对戏剧的兴趣基本为零。

 剧场名叫“Lavoir Moderne Parisien”,暂且叫“十八街区的巴黎现代洗衣房”吧。又走了几个街口,转头一看已经到了。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就剧场的大门——虽然这个门实在不能称为大门——我就备感亲切,赶紧推门而入。一进去就好像到了另一番天地,简直不能想象这样平凡甚至到有点脏乱的街道会有这样一充满魅力的剧场。

 剧场的前厅不大,也就三四十平,墙壁是温暖老旧的黑色和灰色,依稀可见时间流逝留下的点点痕迹。大门右手是一个两平见方的售票亭,写着开演前半个小时售票,价格15欧,学生10欧。售票亭再往右的那堵墙整个是一个简易的吧台,黑板上写着饮料和小食的价格。大门正对面右侧是观众入场通道,左侧是后台的通道,后台通道左边还有一个木质黑色楼梯通向灯光和音控室。大厅放着两三张小圆铁桌和十几把颜色各异的椅子供等待演出的观众落座。圆桌和椅子看起来都有些年头了,似乎是从不同的地方搜集来一样。门口和楼梯口整齐地摆放了若干的戏剧和艺术类书籍,当然基本上都是非洲文化类的,因为地处非洲区,连着音乐也配合着放着爵士。

 一边等演出开始一边看了介绍才知道这个剧场是根据19世纪的巴黎的洗衣房改造的,洗衣房一直在1952年才停用,怪不得叫这个名字。整个剧场里大概可容纳一百来人。墙壁还保留着原来的历史痕迹,裸露的粗粝的白色砖墙,高大的深色横梁一眼可见。我坐在角落里,好像还能依稀看到往日的洗衣女工,撩起袖子,在蒸汽和肥皂水中挥汗如雨地洗衣服。

 就是在这个“洗衣房”里,我看了一个半小时的意大利即兴喜剧版的《威尼斯商人》。演出不可说精彩,但是这一个半小时我却感觉时间过得快极了,好像还没投入就结束了。可见演出绝不乏味。只是观赏中一直想着下一步的工作要如何跟进,怎么和演员共处沟通,总是不能完全投入。结束时,演员们组成小乐队在门口欢送观众。大家排成两队在门厅微笑欣赏,享受着,不愿离去。

 回家看到左拉在“黄金水滴1875”中这样写道:

 这是个巨大的厂棚,平的天花板,裸露的横梁架在生铁铸成的柱子上,周围是巨大敞亮的窗户。到处是微弱的光线透过弥漫在空中的热气,形成了牛奶般的烟雾。这种烟雾在一些角落升腾起来,蔓延着,浸湿了青蓝色的纱布。它形成了某种沉重的湿气,充斥着肥皂水的气味,是一种冗长疲倦的味道;而有些时候则是一股更为强烈的漂白剂的味道扑鼻而来。在敲打衣服的过程中,中间过道两侧站着成排的洗衣女工。她们从肩膀到手臂都是裸露的,脖子也露在外面,裙子卷得很短,露出了各种颜色的长筒袜和大皮鞋。她们猛烈地敲打着衣服、大声笑着,在一片嘈杂声中转头喊着一句话,或者弯腰看看木桶底部的衣物,这样的粗俗、笨拙。她们发红的身体好像被大雨淋湿了一样冒着烟。

  

 如果左拉可以看到今天的《威尼斯商人》,他又会作何描写。

  

                                   

                                                  二0一一年四月十三日  蒙马特

  

评论
热度(2)

© 右耳在别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