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文章及戏剧评论
微信公众号:尔语

学习的乐与苦

这个学期开始学习从研究方向转到了职业化方向,整个学习一下子变得无比繁忙起来,几乎每天都有接近五个小时的课程,包括两个学期之间的假期都不得闲。每个学期要完成6到8门课,有笔头作业、有排练计划。上课的地点也变化多端,十大校园、INHA以及分布在巴黎的三个剧场。教授还隔三差五布置阅读和观摩要求,看来今年寒假过年回家的计划是泡汤了。

想起前两年在巴黎三大优哉游哉的研究生生活,果然职业化方向的专业要求大大超过研究方向。怪不得法国学生也要打破头挤进职业化方向。在三大的两年平均每个学期只有2到3门课,除了最后一学期写论文忙得四脚朝天,其他时候如果愿意可以每天睡到自然醒。学到的知识只能说是纸上谈兵,能有多少研究方向的学生可以顺利找到工作,我表示很怀疑。

周二的导演课在theatre ouvert 上课,该剧场离我家不远,也在十八区。老师砸下来四个剧本:《En r'venant de l'expo》 de JC Grumberg,《Loin d'Hagondange》 de JP Wenzel,《C'est ma maison》 de F Vossier,《le camp du drap d’or》de Rezvani。都是之前在国内闻所未闻的剧本,一字一笔地花了四个小时啃掉了一个剧本,还有三个有待今天晚上和明天去征服。想起严歌苓说道在美国读编剧的辛苦,看着比英语更难啃的法语书,我心里阵阵发汗。不知道课上老师怎么解读、怎么分析,可否听得懂。一片朦胧……好在巴黎的读书馆极为发达,专业书籍几乎都可以通过借阅可以解决,不必破费。欧洲的书籍一本就是十几欧,哪怕一个小小的剧本也经常要12或者14欧,买书是会买到破产的。

 

有了学业的压力也就有了动力。一连几个晚上睡不够,白天还是精神抖索,不抽烟,没有咖啡,只有在异国当个超龄学子的坚强。

经济上的困扰已经暂时解除,连带明年年头都排着一个挣钱的小工作。想起来前段时间还在孜孜不倦的给几个剧院写信找一份看门人的工作,现在似乎暂时不需要了。确实也没有时间分心打工了。这个学期只需好好读书,天天向上。明天开始就要好好奋斗,先从这几个剧本开始吧。

 

 

评论

© 右耳在别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