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文章及戏剧评论
微信公众号:尔语

9000欧一年的教育经费可以做什么

      第一学期快要结束了,其实从我们的课程表里也看不出大致的分别,因为两个学期之间基本没有休假。我们这个导演和编剧专业的职业化硕士培训方案,用我一位好友的话来说就是:值了!
     我们的学费是245欧一人,平均每周课时为35小时左右,其中下午14-19点的专业课程是雷打不动的。和其他法国的公立院校比较,我们的课程绝对是超负荷,超划算。
     上周因为两位制作人给大家上了如何在法国展开个人的艺术计划之后,每个同学都蠢蠢欲动,对这门课的后续进程充满了无限期待。但是今天副系主任sabina郑重宣布,这门课明年肯定没有了。于是亲爱的,超级美丽的sabine老师从行政角度上来给同学们上了一课。
     原来公立学校在法国基本上是没有什么专款,托我们系besson主任的福,他说服了文化部给我们这个导演和编剧专业专门拨款9000欧,作为一年的培训费。这个培训费是专门用以请校外的老师和专家。经历几年之后,这笔钱也屡屡遭遇拨款难,拨款慢的问题。到了今年就彻底没了。于是系里用了各种方法从学校拿到了9000欧的专款。没曾想这9000欧又“不慎”拨给了本科的学生。又是一阵周折,我们这个专业终于拿到了这9000欧。
     面对这么困顿的局面,看到老师们的精神状态,我作为曾经的一名在中国的老师确实汗颜。这笔钱对于一年的培养费来说无疑是杯水车薪。老师们于是又动用人情,请到了大量免费的老师,用尽了老脸。但是无论如何也没有钱再购置硬件设备了!学校剧场的灯光个声效条件,用sabine的话来说:哪个舞台监督来了都得哭!可就是这样,也实在是拿不出钱来了。所以老师又联系各个剧场的领导人,想办法把学生放到各个剧场去上课。两年里我们会横跨四个巴黎的剧场接受编剧、导演、灯光和音效四方面的培训。另外,他们还得从这笔钱里每年拿出1000欧作为学生作品的制作费用。
      一年9000欧,相当于八万人民币。如果在中国,领导们大多得先扣下一部分作为系里老师的经费。美其名曰研究经费,实际就是公款旅游。然后再安排系里的老师们上各种各样的“莫名”的专业课,让老师们拿上课时费,所谓先得喂饱自己的老师。最后再请几个专家做几个讲座。然后安排一次国庆献礼,或者团委活动,把剩下的钱用于正当宣传途径。这八万块也就所剩无几了。对了,最后可能组织学生和全系老师就近吃一个自助餐,皆大欢喜。
     不说大道理,就把这9000欧的数字理一理,我们国家的教育就差了一大步。今天被上了这么一课,我那教书育人的淫虫又被勾起来了。不提了,先不想了,制度不改,中国的教育永远冬眠。
 

评论

© 右耳在别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