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文章及戏剧评论
微信公众号:尔语

“异装癖”,cabaret演唱会,国家剧院主席

“异装癖”,cabaret演唱会,国家剧院主席


 

Miss knife 是奥德翁国家剧院(theatre de l’odeon)主席Olivier PY在这个剧院的告别演出剧目,从今天开始他将卸职离任。这位久已成名的导演、演员、诗人,著名同性恋是法国戏剧界响当当的人物。而奥德翁,这座几和法兰西剧院齐名的法国国立剧院,也迎来了最特别的礼物:主席将以酒吧女歌手的装扮登上舞台,表演一场个人演唱会。

四位乐手的伴奏之下,py身着酒吧女歌手典型的晚礼服登台,黑色镶钻丝袜,银色亮片紧身长裙,在灯光照耀下闪闪逼人。他头顶金色假发,脸上假睫毛,血色红唇,一派风骚。亮大腿,扭腰肢,飞吻,上下自摸,极尽诱惑之事。奥德翁剧院四层全部满座,哨声四起,一片欢呼。不是对演出的热情,更多是对py的不舍。

我抬头,odeon剧院的穹顶光华流转。巴黎啊,是一场饕餮的盛宴。如何让我不想你,在以后的岁月。曲终人散终有时,纸片,羽毛纷纷落下,掌声似乎没有停息的时候。几乎全部的观众都站起来了,我的耳朵里什么也听不见,只有啸叫和掌声,还有漫天落下的羽毛。奥德翁的这一刻会永恒。

演出结束的小聚会,拥挤的剧院休息厅里。我和pommerat分吃着一个三明治,秘密地进行。总是不太礼貌在一个聚会上吃自己带来的食物。总有人过来和他打招呼,寒暄,一刻不停。我呆呆站在旁边,等着,吃着。

结束的时候,我坐在一位老先生的汽车,他是导演的朋友,顺便送我回家。好久好久没有坐在车里看夜晚的巴黎,我们沿着塞纳河,看着那一座座经过风雨,经过游客,经过日日夜夜的塞纳河水之上的桥梁,经过圣母院,经过卢浮宫。

巴黎依然美丽。想起PY自己说的话:miss knife是我之前所有的讽刺戏剧的融合。巴黎的美丽之下还有它的苦涩。

评论

© 右耳在别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