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文章及戏剧评论
微信公众号:尔语

Squat -空屋占据- 乌托邦式的非暴力不合作行为

        最近为了排戏,到处找排练场。朋友、同学纷纷推荐价廉物美之地,于是Squat一词频繁出现。Squat源自英语,法国由是沿用。字面意思为:在没有经过业主的许可下,占据一所空置的建筑物。在法国(也有可能其他欧洲国家也如此)Squat从最开始只是流浪汉、非法移民的无意识求生行为,而转变成为一种自由民主的抗争行为,它表示了社会秩序、政治制度、生活方式的质疑。为什么有人拥有多处房产而有人一无所有?为什么这么多露宿街头的人而又有如此之多的空置房屋?即使在中心城市都遍布了如此之多的空屋,而同时房租却高到令人发指又是为何?等等等等。在法国,squat是目的,也是一种抗争的手段来激起大家的思考。

        通常,这一行为发生于自由的艺术家身上。在讲到一些著名的空屋被squat后成为艺术中心之前。可以先讲一讲squat过程。在法国,如果你可以通过非破坏性行为进入一座空屋并居住48小时以上,屋主对你的驱逐就必须经由长达数月甚至几年的法律过程。当警察第一次到来时,入住者必须证明非破坏性方式进入的空屋。也就是门是敞开的,“我们是自然而然进来的”。当然大部分人肯定是撬开的门。这个时候艺术家们会发挥想象力,编造多种借口:比如是其他的人撬的门,自己毫不知情等。当然,在进入空屋之前需要多方侦查,在门窗处放纸片,没事晚上敲敲门,和邻居聊聊天。这一切都是保证所侵入的一定是做空屋。

       入住后,占据者需要立马封死所有入口并换锁,以免房屋被业主反侵入。然后想办法接电接水,如果电力公司以没有租房合同拒绝,马上找国营电力公司的对头私营电力公司,实在不行偷电偷水。这个技术性的问题之后再说。然后在最短的时间内,占据者要在信箱和门口贴上自己的姓名并迅速给自己寄一封信。这些证据都会成为法庭上表示自己已经在空屋内住了48小时的有力证据。一旦过了48小时,并且占据者是有名有姓的,私人业主或者国家(有些空屋是政府财产)的法律起诉程序将漫漫无际。这将为占据者争取大量的时间,居住也好,谈判也好。

       这中间警察可能会来驱逐或者恐吓占据者。此时占据者一方面要尽量通知朋友获得外围支持,另一方面也要告知记者。因为空屋的出现有很多理由,私人业主搁置的房屋、私人业主因某些原因已经不在法国、政府项目搁浅、新老业主交替中、古旧建筑等待翻新等等。根据不同空屋占据者都可以给出不同的政治、法律、社会、经济等方面的理由,以获得媒体的支持。占据者人数越多越好,好事的记者一定是会第一时间赶到现场。警察迫于各方面的压力,一般会慢慢退去。直到正式的法律驱逐程序下达,依然有办法抗争。

       在法国的网站上能找到大量squat中心,大部分是成为了独立艺术家的天堂。因为在大城市比如巴黎、里昂等,工作室租金是大部分艺术家无法承受的。另一方面,这些城市又是艺术家聚集的地方,有大量的需求。Squat是从九十年代末期逐渐开始的,十几年的发展后,政府已经逐渐对这一行为采取怀柔政策,基本上都是“睁一眼闭一眼”的态度。这是法国政府的维稳行为。而那些做出名堂的空屋占据者,已经开始和政府签订协议,并得到了政府的资助,成为合法的艺术中心。比如最著名的59 RIVOLI。

       这个地方有意思。1999年11月1日三个艺术家Kalex, Gaspard, Bruno占据了Rivoli 59号,号称KGB。这个日期的选择显然经过三个艺术家的精心设计。在法国从11月到来年3月这无论居住者如何,屋主都不可以把租客赶走。因为这是欧洲的冬季。Rivoli大街上这一空置的建筑是里昂信贷银行的原办公地点。那么Rivoli这条街在哪里呢?地处巴黎最中心,巴黎市政厅就在这条街上。就好比三个独立艺术家占据了北京的长安街,或者前门大街上的某栋建筑。很快2000年春天他们就接到了驱逐信。但是他们的律师通过合法手段获得了6个月的延缓执行,加上法国法律每年11月到3月之间不得驱逐任何人的规定。三人有了近一年的准备时间。在此期间不停聚集人气,号召媒体的声援。最后在巴黎市长助理Christophe Girard帮助下和政府达成协议。巴黎市决定出钱修整建筑。2006年在59号的艺术家暂时搬到政府在巴黎九区为他们找到的临时地区,2009年他们回迁到59号。传奇就是这么诞生了。不过也整整历经了10年的时间。

       北京最近的新闻“井中生活”颇有点squat的意味,但是和欧洲的这帮squat老手比起来,弱爆了。下一篇就讲讲squat的技巧和方式,实在是充满了游击战的聪慧和灵巧,无政府主义的激进和自由。

评论(1)
热度(1)

© 右耳在别处 | Powered by LOFTER